网上永利博注册

博卡青年主场糖果盒球场:博卡青年的家,对手的地狱

发布时间:2020-04-29 12:31:09 浏览次数: 作者: 本站原创

足球、探戈、马黛茶和烤肉,这是人们公认的阿根廷的四大名片。在阿根廷,足球早就融入了到国民的血液之中。他们的足球队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球队之一,14次美洲杯、2次世界杯和1次联合会杯的奖杯就是他们荣耀的见证。

他们也是球星的摇篮。迪斯蒂法诺、肯佩斯、帕萨雷拉、菲洛尔、马拉多纳、鲁杰里、戈耶切亚、卡尼吉亚、巴蒂斯图塔、西蒙尼、克雷斯波、梅西、阿圭罗、迪巴拉、洛塞尔索等一系列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是从阿根廷走向世界。

在这个视足球如生命的国家有着许许多多著名的足球场,他们是球迷疯狂的家,也是球队和俱乐部的港湾。其中,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座球场是《太阳报》统计的Instagram打卡次数最多的南美球场。这座球场人们或许早就忘记了它本来的名字,却记住了它宛如打开的巧克力盒的外貌。

5ea54fbe31cc3_thumb.jpg

这座球场就是阿根廷百年豪门博卡青年的主场——阿尔贝托·J·阿尔曼多体育场(Estadio Alberto J. Armando),即糖果盒体育场。

5bf7b049105a3_thumb.jpg

球市火爆带动了新球场的诞生

博卡青年和糖果盒的故事要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卡区的意大利移民史说起。

今天的意大利,无论是经济发展水平还是各个方面都远在阿根廷之上,但是一百年前,却正好反过来。那时候的意大利是一个贫穷的国家,而阿根廷则是世界上富裕的国家。为了维持生计,一些意大利人选择移民阿根廷。

移民到了富裕的阿根廷之后,这些贫穷的意大利移民只能在拉普拉塔河的入海口附近的博卡区从事码头搬运工作,赚取微薄的薪水。凭借他们的工资是无法支付得起粉刷新家的油漆费用。因此,他们只能靠给轮船上色的剩下的油漆刷房子,每次剩下的油漆都不同色,这就形成了今天博卡区的彩房子。

238485283322200126_thumb.jpg

19世纪末,足球运动从英国传入阿根廷,迅速受到了阿根廷人的欢迎。大大小小的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建立。1905年,博卡青年成立并一直扎根在博卡区。从此,博卡青年成为了当地很多贫苦移民的精神寄托。

5dd364993240f_thumb.jpg

1913年,阿根廷联赛实行第一次扩军。博卡青年借助这样的福利跻身阿根廷顶级联赛至今未降级,而且多次问鼎顶级联赛冠军。这一下彻底点燃了博卡球迷的热情。随着足球运动在全世界如火如荼地展开,20世纪30年代,布宜诺斯艾利斯乃至整个阿根廷的球市被彻底点燃。

但是,博卡青年早期的球场却是木质球场,这样的球场不仅仅建筑陈旧,无法容纳大量的观众,而且极易出现踩踏事故,严重威胁到了球迷的生命安全。因为这份难舍的情感,博卡青年俱乐部拒绝把球场搬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其他地区。这就意味着对于博卡青年的旧球场改造势在必行。

5ea54fa8cf249_thumb.jpg

别出心裁的设计造就建筑史的奇迹

对于传统的木质球场进行改造,是当时足球场建筑史上的一个世界性难题。

按照博卡青年俱乐部高层的原计划,球场的看台将被设计成三层。力求每一层看台都能达到最佳的观赛效果。

前两层的设计相对容易,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球场顶层的设计。这可难倒了当时的众多优秀的设计师们。因为旧的第三层看台设计高,面积小,是足球场的事故多发地带。如何改造好第三层看台,让第三层看台的观众拥有良好的观赛效果,也能保证球迷的安全就是本次改造的关键之所在。

在这个难题面前,球场的设计师阿尔曼多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计方案——将第三层看台设计成一个有着巨大坡度的看台。根据这个设计,球场被设计成了类似于西班牙语字母D的模型,这样,既可以保证观赛效果,又能达到聚声的效果,球迷的加油助威声可以让整个球场汇集,形成地震般的效果。

考虑到聚声的效果带来的球场颤抖,当时的设计团队中的斯洛文尼亚裔设计师苏尔西奇在球场设计中加入了防震设计。

5ea53f1c9d143_thumb.jpg

1951年,博卡青年的新球场竣工。新球场的外型宛如一个打开的糖果盒子。考虑到球场的名字太复杂,人们干脆将博卡青年的新主场叫做“糖果盒”球场。由于它原本的名字过于漫长,糖果盒逐渐取代了它原有的名字被全世界的球迷所接受。其中包括博卡青年俱乐部和它的拥趸们。

5ea53f1c0e446_thumb.jpg

新建成的博卡青年的主场堪称建筑史上的奇迹,因为它可以让第三层看台的球迷拥有最佳的观赛效果,它还可以最佳的聚声效果,把球迷的热情聚集在一起。这对于两队的场上球员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

对于博卡青年的将士来说,球迷的声音就是一种力量,鼓励着他们在赛场上争取胜利。但是对于博卡青年的对手,尤其是它们在国内的百年宿敌河床,糖果盒球场的主人们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嘘声。对于博卡青年的对手,尤其是河床来说,博卡青年的糖果盒球场就是地狱般的存在。

783855806701371417_thumb.jpg

阿根廷球星克雷斯波在登录欧洲之前,就曾经在博卡青年的宿敌河床效力。当他回忆起第一次在糖果盒球场参加阿根廷超级德比时,他表示:“我第一次踏进糖果盒的大门时,我也被球迷狂热的氛围震撼到了。那时候我才18岁,这绝对是艰难的比赛。”

5bcb161007d86_thumb.jpg

糖果盒——博卡百年荣誉的见证者

糖果盒球场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它的主人博卡青年无论在阿根廷足坛的一支百年豪门。糖果盒球场正是这支百年豪门荣辱兴衰的见证者之一。

博卡青年成立于1905年,早期的它们由于资金有限,只能混迹于低级别联赛。1913年,阿根廷联赛第一次扩军,博卡青年正是借助这个时机一举跻身于阿根廷的顶级足坛至今。是阿根廷足坛唯一一支没有降级的球队(河床曾于2011年6月降级)。这段经历不仅让博卡青年球迷骄傲,也是他们日常讽刺百年宿敌河床的笑料。

5ea53f6293aa2_thumb.jpg

除了常年稳坐泰山之外,糖果盒的主人博卡青年曾经27次在阿根廷的顶级联赛夺魁,仅次于百年宿敌河床(31次)。尤其是本赛季的阿超最后一轮糖果盒之战,博卡青年迎战马拉多纳执教的拉普拉塔体操队,百年宿敌河床则远赴阿根廷北部城市图库曼迎战图库曼竞技。

赛前,博卡青年积45分排名第二,比百年宿敌河床少1分。这就意味着博卡青年要想夺冠,不仅要在主场战胜对手,还要寄希望于图库曼竞技阻击河床。在这两场同时进行的比赛中,博卡青年主场凭借特维斯的进球1-0战胜对手。

783821893644713989_thumb.jpg

另一边,当河床被图库曼竞技逼平的传到糖果盒球场的时候,糖果盒的球迷沸腾了。因为在经历了马拉松般的阿超之后,博卡青年终于在最后一轮从河床手里抢走了联赛冠军奖杯。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从死敌手里夺走奖杯更值得骄傲的事儿了。

除了在国内联赛收获满满之外,糖果盒主人在南美足球俱乐部的定级赛事——南美解放者杯上也是收获满满。他们曾经6次夺得南美解放者杯冠军,仅次于同样来自阿根廷的独立队(7次)排名第二。

59789980266ac_thumb.png

除了在南美赛事收获满满之外,博卡青年在国际俱乐部赛事上也收获满满。在5次参加洲际杯和丰田杯(世俱杯前身)中,他们曾经3次夺魁。其中21世纪初的两次经历会让糖果盒球迷终身难忘。

2000年11月的丰田杯赛事,糖果盒的主人博卡青年凭借帕勒莫的开场6分钟内的梅开二度将欧陆霸主皇家马德里斩落马下,夺得丰田杯冠军。

2003年,他们又在丰田杯决赛中,点杀另一支欧陆豪门AC米兰,第三次夺得丰田杯冠军。

虽然没有作为主场亲自见证这种荣耀时刻,但博卡青年两次在丰田杯决赛斩杀欧陆豪门的经历足以让他们的球迷为之骄傲,自豪。

除了荣誉满身之外,这里还是球星的工厂。马拉多纳、巴蒂斯图塔、里克尔梅、萨穆埃尔等一系列球星都是从这里登陆欧洲,征服世界。他们也承担了为蓝白军团输送血液的任务。

5c2564379153e_thumb.jpg

结语

当一股金元之风席卷全球,经济更加发达的欧洲大陆成为了众多金主投资的平台。而诸如阿根廷、巴西、乌拉圭这样的南美足球强国却因为经济困境导致了大量的人才流失,在竞技场上逐渐丧失了同欧洲豪强抗衡的资本。

5d3a621f30a02_thumb.jpg

但是,倔强的阿根廷人是不会向命运屈服的。即便球星已经远去,糖果盒的球迷依然选择在这里坚守。他们相信这只是短暂的阴雨,球队可以飞过阴雨见到彩虹。当所有的一切都已看平淡,但依然有一支坚持还留在心间。这种坚持就是糖果盒球迷的坚守,因为无论顺境还是逆境,糖果盒都是博卡青年温暖的避风港。

(Alexander)

声明:本文由编辑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

标签: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列表